[在线片]蓝光发展危机跌宕:换不完的高管 还不尽的债

  • 时间:
  • 浏览:0
  • 来源:日韩二区

在线片日前在线片,管理层关键人物大撤退,让久陷流动性危机的蓝光发展再次闯进大众视野。这家房企在两年前跨进千亿俱乐部后,屡屡尝到苦涩。

核心高管辞任,家族二代被扶上马,市场一度担忧:26岁的杨武正董事长、总裁一肩挑,能否力挽狂澜?

自债务危机爆发以来,公司虽然积极自救,迟迟难有实质性“靴子”落地,公司又将何去何从?

高管走马灯

债务危机未解,四川地产商蓝光发展又现人事震荡。

7月5日晚间,公司公告披露,总裁迟峰、首席财务官欧俊明已向公司董事会递交在线片书面辞任报告。本就在风口浪尖的蓝光发展,再度增添几许紧迫。

上述二人关键时刻请辞,公开原因均为“因公司整体安排”。辞任之后,二人仍担任公司第八届董事会董事。

迟峰是地产老兵,在华润集团及华润置地工作20年,从基层升至华东大区总经理。对华东市场的熟悉,是蓝光发展力邀其加盟的一个重要原因。

从入职到辞任,迟峰在蓝光发展仅1年半。在公司2019年晋升千亿房企之后,产品质量、业务结构、现金流等问题逐渐显现。

到任后,迟峰着手加速销售回款、保障现金流等措施,甚至亲自在二级市场增持公司股票,但要让蓝光这艘大船调转船头,迟峰有心无力。

公司人事变动陆续出现。今年2月,公司原常务副总裁余驰辞任,并在6月辞去董事。

事实上,在业绩不佳的2020年,公司已发生多起人事变动。

当年4月,张巧龙请辞公司副董事长、董事职务;王万峰请辞公司副总裁;11月,孟宏伟请辞董事一职。

张巧龙是辅佐实控人杨铿将蓝光发展的销售规模从500亿元提升至千亿的股肱之臣。彼时,对张巧龙的离任,杨铿对外冠于“另有任用”之辞,转身就将次子杨武正推上前台。

斑马消费梳理发现,自2016年以来,蓝光发展陷入高管变动如走马灯。

2016年至2017年,公司常务副总裁张亦农、副总裁罗庚、副董事长张志成、董事会秘书蒋黎陆续离职;2018年,副总裁吕正刚、董事任东川和董事李澄宇均有变动;8月,李高飞辞任公司董事、副总裁及董事会秘书,随后魏开忠辞任公司董事。

更重磅的是,今年6月初,杨铿辞任公司董事长,由26岁的杨武正接任,迟峰离任之后,杨武正被公司任命为总裁。

股债双杀

如今,蓝光发展任何一个动作,都让评级机构保持警惕,就在迟峰、欧俊明宣布辞任前后,多家评级机构反应迅速,几乎同时下调公司评级。

东方金诚、大公国际对其评级展望为负面或维持负面。其中,东方金诚将蓝光发展主体信用登记从AA下调至BBB,大公国际将其主体信用等级从AA下调至A+,中诚信国际将其主体和债项信用等级继续列入观察在线片名单。

今年5月以来,标普、穆迪及中金公司均已对蓝光发展评级下调。

而7月即将到期兑付或回购的公司债券,亦让评级机构捏了一把汗。

公开信息显示,“19蓝光MTN001”、“20蓝光CP001”将分别在7月11日和7月29日到期,“19蓝光02”将在7月23日回售行权,这3笔债券共计27亿元。

东方金诚报告显示,目前公司未能提供明确的偿债资金来源和相关安排,面临集中偿付的压力。

截至今年一季度末,蓝光发展有息债务高达789.89亿元,其中,短期有息债务为338.15亿元。截至7月5日,公司年内到期或回售的国内信用债券共计44.61亿元。

另外,公司控股股东蓝光集团所持公司部分股权也被司法冻结。7月2日公告,因合同纠纷,百瑞信托已申请将蓝光集团所持公司约2.35亿股无限售流通股执行司法冻结,占公司总股本的7.75%。

截至7月1日,蓝光集团及其一致行动人累计被冻结股份数量3.90亿股,占所持股份的22.44%,占公司总股本的12.86%。

公司债券价格亦大幅下跌,7月6日,19蓝光02(155484)已跌至42元,16蓝光01(136700)已跌至30.45元,20蓝光02(163275)已跌至24元。

受多重利空消息影响,公司股价持续下降,截至昨日收报2.92元,总市值仅88.62亿元。

深陷流动性危机

去年的疫情,让不少房企的经营危机提前暴露,蓝光发展同样如此。

从2020年报来看,公司营收增长9.6%,归母净利润下降4.53%,毛利率和净利率同时分别下降5.75个百分点、2.05个百分点,公司解释这主要是受当年结转部分因调控导致的低利润项目、当年车位销售占比提高且利润率较低,以及复工和竣工延迟的影响。

从去年10月出售迪康药业开始,就已显露出公司资金紧张的苗头。紧接着,在今年4月,蓝光嘉宝将旗下物业资产蓝光嘉宝服务65.04%股权转让给碧桂园服务,对价49.64亿元。

在6月份,万科收购蓝光发展无锡和骏53.16%股权。尽管之后万科宣称这只是项目层面的合作,无疑也在帮蓝光发展解围。

业内有关蓝光发展传言不断,从今年4月开始,就有传闻蓝光发展转让控制权,直到公司公告澄清,只是“会考虑在股权层面引入财务战略投资者,没有考虑出让上市公司控制权。”

但传闻并未止住,在万科收购无锡和骏前后,有消息称万科、华夏银行信托板块将入股公司。7月6日,蓝光发展为此专门公告澄清。

国盛证券研报显示,去年,蓝光发展三道红线指标为黄档,仅剔在线片除预收款后的资产负债率踩线,为73.03%,略高于70%。到了今年一季末,账面货币资金268.1亿元,也足以应付短期债务50.77亿元,且公司资产负债率82.35%,并不算高。

不过,不少媒体公开质疑公司存在“明股实债”的情况,至今未能得到有关方面证实。

日前,中国房地产报在报道中引述消息人士称,7月1日,公司实控人、前董事长杨铿在与四川证监会和债券承销商代表的会议上表示,母公司没有足够的流动性来偿付本月到期的债务,且无法及时从子公司调用资金。

猜你喜欢

[在线片]蓝光发展危机跌宕:换不完的高管 还不尽的债

在线片日前在线片,管理层关键人物大撤退,让久陷流动性危机的蓝光发展再次闯进大众视野。这家房企在两年前跨进千亿俱乐部后,屡屡尝到苦涩。核心高管辞任,家族二代被扶上马,市场一度担忧

2021-07-22